市值观察丨金种子酒“掉队”:白酒业务已缩水近70% 贾光明改革未见成效

财经新闻 2021-09-13 10:11:10

摘要:

1、从近些年业绩来看,金种子酒的日子日渐艰难,近4年有3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数,其中2017年亏损0.03亿元,2019年亏损2.28亿元,2020年亏损1.14亿元,今年上半年则亏损1.11亿元。

2、尽管金种子酒营业成本的绝对值变动幅度较小,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还出现略有下降,但由于营业收入的持续走低,各项占比却在不断提高,进一步影响到企业的盈利能力。

3、金种子酒的进展并不顺利,高端化进展并不如人意,省外市场迟迟无法获得突破。

4、金种子酒面临着人才枯竭的窘境,近些年职工人数不断减少,自2016年的3426人减少至目前的2902人,职工减少500余人。

正文: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在高端白酒业绩高歌猛进的同时,低端白酒却迎来至暗时刻。

据半年报数据显示,金种子酒、顺鑫农业、皇台酒业和金枫酒业等上市酒企半年报均未拿出亮眼的成绩。

其中,金种子酒表现最为惨淡,扣非净利润近4年3年为负,销售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持续走低,高端化策略不如人意,改革迟迟未见成效。

白酒业务营收缩水近70%

2021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5.44亿元,同比增长32.98%;实现净利润-9772万元,与去年同期亏损的5436万元相比,同比下降亏损幅度扩大79.75%。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注意到,尽管金种子酒营业收入有所提升,但是并没有落到口袋里面,公司应收账款由年初的0.9亿元攀升至1.64亿元。

从近些年业绩来看,金种子酒的日子日渐艰难,近4年有3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数,其中2017年亏损0.03亿元,2019年亏损2.28亿元,2020年亏损1.14亿元,今年上半年则亏损1.11亿元。

在2020年,金种子酒甚至还出现退市危机,幸好得到当地政府及时出手,整体征收金种子所属宗地,为公司“贡献”2.16亿元的土地征收补偿款,暂时解除了退市危机。

金种子酒的衰败始于2013年,彼时由于多种因素影响,白酒行业整体受到不小冲击。

不过据数据显示,白酒行业早在2015年就已经企稳,不少酒企甚至在本轮增长周期内营收实现翻倍。

以四大徽酒为例,近5年古井贡酒营业收入由60.17亿元增长至102.92亿元,口子窖营业收入由28.3亿元增长至40.11亿元,迎驾贡酒营业收入由30.38亿元增长至34.52亿元。

反观金种子酒却出现逆势下滑的趋势, 2013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为22.94亿元创造历史最高纪录,而截至2020年仅剩9.14亿元,惨遭“腰斩”。

从白酒业务来看,金种子酒2013年业务收入为20.72亿元, 截至2020年收入仅为5.92亿元,缩水幅度接近70%。

尽管金种子酒营业成本的绝对值变动幅度较小,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还出现略有下降,但由于营业收入的持续走低,各项占比在不断提高,这也进一步影响到企业的盈利能力。而据wind数据显示,十八家上市酒企中,金种子酒销售毛利率倒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