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资深外交官马凯硕:美国缺乏对华全面和长期战略

国际新闻 2021-10-13 18:09:53

新加坡前常驻联合国代表、著名学者马凯硕。李昊摄

缺乏战略也表现为缺乏清晰明确的战略目标:美国发起这场针对中国的竞赛,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是为了阻止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还是为了孤立和遏制中国?很明显,这一系列的目标都无法实现。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位美国领导人详细说明过——美国对华竞争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环球时报:据您观察,现在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是在改正错误,还是进一步深化错误?

马凯硕:我认为,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目前仍未最终确定。它仍处在摸索阶段,拜登政府还需要一段更长的时间才能更清晰地确认其对华政策。

从现在已经反映出的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到拜登政府对华政策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从积极方面看,拜登政府明确重申了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其高级官员曾多次表明这一点——包括拜登总统自己、副总统哈里斯、国防部长奥斯汀等,而特朗普政府则对这一政策有所破坏。此外,拜登政府官员不会像前国务卿蓬佩奥那样对中国频频发表粗鲁和侮辱性的讲话。但从消极方面来看,拜登政府至今尚未能取消特朗普政府对华实施的任何一项制裁或加征的关税。

但总体来看,我个人评估拜登政府希望延续前奥巴马政府的一部分对华接触政策。

环球时报:您一直说,没有所谓的“中国威胁”——中国无意向外输出意识形态,在使用军事力量上也很冷静和克制。但为何许多西方政界和学界人士不相信这一点呢?他们是否能改变对华的误判和偏见?

马凯硕:西方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并不完全一致。美国政界已几乎达成一致,认为中国是对美国的威胁,尽管他们从未定义过什么是他们口中的威胁。相比之下,大多数欧洲国家则并不认为中国是对欧洲的直接威胁。因此,美国和欧洲没有达成统一的对华战略。

尽管如此,同样十分明显的是,美国和欧洲都对中国的再度崛起深感不安。过去二百年来,西方一直主宰着世界历史,因此,现在他们很难放弃对世界的统治。比如,欧洲人始终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由一个欧洲人担任领导人,正如美国人坚持主张,世界银行必须由一个美国人作行长一样。这是欧美拒绝接受“西方统治世界时代即将结束”这一现实的一个最明显的例证。

“期待中美在经贸领域有所突破”

环球时报:最近一段时间,中美之间有一系列互动,如两国元首通话、中美苏黎世会晤等,但美国也采取了多个对华动作——从美英澳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到华盛顿举办“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峰会。您从美国政府这一系列对华动作中看到了什么一致性吗?谁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主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