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研究」刘英:“脱钩”还是“挂钩”?中美贸易新走向

国际新闻 2021-10-13 21:25:26

图1:1971-2020年中美两国经济增长速度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IND,作者制图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作为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不能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做法,否则影响的不止是两国关系、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更影响世界未来。戴琪认为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全球问题之一,中美两国要重新挂钩,而不是“脱钩”。这是贸易摩擦四年来美方首次客观的承认。

中美贸易摩擦四年的事实证明美国加征关税无助于平衡贸易结构,减少逆差。

一是美国贸易逆差不减反增证明其发起的关税战失败。今年1-8月,中美贸易额超3万亿元,同比增长25.8%,比中国对外贸易23.7%的增速高出2.1个百分点,中美贸易顺差增长17%。由于供需紧张,中美间的集装箱价格更是飙升了十倍。事实证明,即使在中美贸易摩擦、新冠病毒疫情下,中美经贸关系也依然紧密。特朗普发起的以消除逆差的关税战失败。

图2:1985年1月-2021年8月中美两国贸易增长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商务部、WIND,作者制图

从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铝征收高额关税开始,美国与各国关税战层层加码,特别是对作为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的中国更是变本加厉,从贸易到科技,直至人文教育等各领域,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要与中国“脱钩”。但结果显而易见,用美国财长耶伦的话说,这是增加了美国消费者负担,有调查测算显示,加征的关税基本92%以上都由美国消费者买单。这无疑降低了美国百姓的福利水平,令疫情下的百姓生活雪上加霜,对消弥中美贸易逆差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二是特朗普以消弭贸易逆差为由发起贸易摩擦没有科学依据。首先,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只有对外贸易逆差美元才能输出。其次,中美两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分处于中间的生产制造和两端的设计销售地位,决定了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统计上出口最多。最后,从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看,美国取消高科技出口管制、向中国出口科技产品才是降低贸易逆差的最优解。

因此,基于所谓减少贸易逆差而进行的贸易摩擦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维护美国利益的极端做法。美国与中国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要求中国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这是在新冠疫情尚未爆发,全球经济形势尚好的前提下所达成的,但在当前形势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指责中国没有履约显然不符合客观情况,缺乏合理性。国际贸易是基于平等和自愿基础上的相互需要,由此,中美经贸新走向首先要基于平等基础,而非强加于人。而纠正特朗普时代的错误做法恐怕是重新谈判的前提与务实做法,也是中美经贸挂钩的良好开端。